北京东正2016重要中国陶瓷及工艺品专场推出唐英

作者:chinaadmin  日期:2016-09-19   浏览: 次  栏目:展览现场

艺高网

  拍卖信息

 

  北京东正2016— —重要中国陶瓷及工艺品专场(二)

  预展时间:2016年9月21日至9月22日 10:00-19:00

  拍卖时间:2016年9月23 星期五 13:30

  预展及拍卖地点: 北京亮马河饭店

  主办方:北京东正

  唐英,清代制瓷名家,1728年奉命兼任景德镇督陶官,在职将近30年,先后为雍正和乾隆两朝皇帝烧制瓷器,由于他潜心钻研陶务,并且身体力行,从而积累了丰富的制瓷经验。由他主持烧制的瓷器无不精美,深受两朝皇帝的赏识,乾隆年间的官窑也被人们称为“唐窑”。

清乾隆 唐英製粉彩山水詩文筆筒 款识:乾隆年製 H 7.5 cm 無底價

  笔筒为四方筒式,通体施白釉为地,两面以粉彩绘山水楼阁,图中远峰重叠,近处屋舍数间隐于秋树绿山之间,江岸处草亭伫立,下见波光粼粼,留空的一面为水天相接之景,苍茫一片,遂见意境幽远,万物超然之感。另两面以墨彩书诗文:“日落渔童罢钓钩,尚吹长笛坐船头。调翻杨柳风初起,香散梅花冷不收。鸥鸟梦惊湘水月,雁行声断楚天秋。凄凉一曲听来近,遍倚阑干十二楼” 引首章为“片月”, 后钤红彩“陶”篆体印。

  本品是为唐英自书、自画、自制的文房雅器,融汇其制瓷技术与绘画、书法功力于一体,成为唐窑最具特色的艺术典范,彰显出浓郁的文人气息。唐英富具艺术才华,除了设计与创作瓷器以外,对诗词、戏剧、书画均有造诣,只是为榷陶盛名所掩,不为人知。与唐英一样出身、后官至文渊阁大学士的高斌为《陶人心语》所写序言中说道:“唐俊公先生自少与予同侍内廷,长予一岁,顾先生之书画,法皆臻绝妙,又能诗善属文,才情掞发,声望卓然。”

  据叶氏《再续印人小传》称:“唐英,工宋人山水人物,能书,诗有清思,榷两淮、九江,珠山昌水见之笔墨者为多。曾主官窑事,制器甚精,今称唐窑,尝亲制书、画、诗,付窑陶成屏对,尤为奇绝。”

  文气浓厚为唐英私物的最大特点,本品以诗写景,诗景相映,得文人画之妙韵。本品所引诗文应为唐英所作,轻灵曼妙,令人悠然遐思,展示了唐英非凡的文学功底和浪漫情怀,同时以境作画,配以山居图,以画阐意,彰显出一份浓郁的文人气息。

  同时所书诗文书法,神采奕奕,行笔遒劲洒脱,为唐窑最具个性的行书。后钤红彩“陶”篆体印,为唐英标志性的信物。唐英自称“陶人”,于此延伸为烧造,故推知其义应是陶人所造之意,是判别唐窑的基本依据之一,其“陶”字写法通常较固定。另外,唐英擅长使用闲章装饰自治瓷器,以达点睛之妙,而且前后使用数量丰富,多达数十种,但没有专门规律,似是信手拈来,其中“片月”与“翰墨”使用次数较多,“片月”往往作为引首章,与“翰墨”印前后呼应。

  参阅:

  1、《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文玩》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11年7月,第103页,图73

  2、《台阁佳器-暂得楼捐赠堂名款瓷器》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出版,1993年1月,图14

清乾隆 唐英製米黄釉撇口长颈弦纹瓶 款识:大清乾隆年製 H 23.5 cm RMB 80,000-100,000

  瓶撇口,长颈,扁腹下收,圈足外撇。通体施米黄釉,釉面平整光润,色泽古朴,颈部中间饰一圈弦纹,除此之外别无繁饰。底书“大清乾隆年製”六字篆书款。

  本品所署独特之篆款,其中“乾”字左中部均以“田”代“日”。在耿宝昌于《明清瓷器鉴定》,香港,1993年,页344中提出,此书款方式属乾隆早期唐英仍任景德镇督陶官时之风格。此式款字出现时间极早,是乾隆初期景德镇唐英任督陶官时使用的独特字体。然其存世罕见,恐因其使用时间甚短之故。关于乾隆御瓷款式问题,在乾隆登基之初并无专门规定,远在江西的御窑厂沿袭雍正朝的写款传统尤为正常,故楷篆并重,故目前尚见有乾隆六字两行楷书款的器物,直到乾隆二年十月始有专谕下发。

  据《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活计档》·“江西”记载, 乾隆二年十月十三日,乾隆皇帝批谕“窑上若另有旧样,仍随新样烧造。盘,碗,盅,碟俱用篆字,款要周正。”

  乾隆皇帝要求御窑厂烧造盘碗忠碟等圆器都书写篆款,要求写得规整端正。但乾隆皇帝并不满足于此,三天之后在下发谕旨一道:

  “于十月十六日:司库刘山久、七品首领萨木哈来说太监毛団、胡世杰、高玉交篆字款纸样一张,传旨以后焼造尊、瓶、罐、盘、钟、碗、碟磁器等,俱照此篆字款式轻重成造。钦此。”

  在最新的谕旨中,乾隆皇帝似乎对篆款情有独钟,并且专门提供款样,要求以后烧造所有御瓷皆照此样书写篆款。检视档案文献,可知乾隆官窑瓷器款识曾有前后之别,今日所常见者应为乾隆钦定之篆字款式,烧制于乾隆二年十月以后。而烧制于此之前的篆款器皿,应该就是本品之篆款,其前后施用时间不足两年,故传世所见稀少。

  由此可推断,本品应为乾隆元年或二年的唐窑名作,其存世异常珍稀,相同之作仅见北京故宫博物院藏青花釉里红喜鹊海水印盒、上海博物馆藏乾隆青花釉里红诗文笔筒及广东省博物馆藏青花隶书诗文笔筒及香港葛氏天民楼典藏。

  参阅:

  1、《上海博物馆藏品研究大系:清代雍正—宣统官窑瓷器》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1月,第218页,图3-163

  2、《明清瓷器鉴定》紫禁城出版社,两木出版社,1993年,第344页

乾隆 唐英製白釉观音像 H 43.5 cm   RMB 200,000-250,000

  此尊观音坐像呈静坐态,端庄肃静,曲眉丰颐,慈目低垂,面相丰腴,神态安和,颈系串珠,胸佩璎珞,衣褶飘动如行云流水,雕工圆熟流畅,此类观音均系景德镇御窑厂督陶官唐英秉承乾隆皇帝旨意所烧造,且烧造难度极大。

  据《清宫造办处活计清文件》记载,乾隆十二年(1747)五月十四日,“司库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交观音木样一尊随善财、龙女二尊。传旨:交唐英照样烧造填白观音一尊、善财、龙女二尊,如勉力烧造窑变更好,原样不可坏了,送到京时装严安供。”其间历时一年多,试烧十一尊,均未成功,而被皇帝责备“想是唐英不至诚,着他至至诚诚烧造。”直到十三年七月十二日,司库白世秀才将江西烧造得:“观音一尊随善财龙女持近交太监胡士杰呈进讫。”上交呈进。并“传旨:着唐英磁白衣观音手与发髻不要活的,要一死的,烧的来烧不来。钦此。于本日,司库白世秀问得唐英,据伊说若手与发髻不要活的,无出火气地方,烧不来”。

  由此可知,白瓷观音成品不易,需将手与发髻或用漆泥子或另想法粘好,并且要与本来的一样,方才烧成,且烧成数量稀少,其设计及制作方法均乃出自唐英之手。相类藏品可参见天津博物馆藏清乾隆唐英敬制款白釉观音,当为同时期景德镇御窑厂奉旨烧造,供奉宫廷之内的瓷质造像。

  参阅:

  1、《紫禁城的记忆:图说清宫瓷器档案·文房卷》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6年5月,第293页,图7

  2、《天津博物馆精品系列图集:天津博物馆藏瓷》文物出版社,2012年4月,第191页,图166

   赞
(0)
0%
我要评论
点击我更换图片